“为何芝加哥唐人街能在全美华埠中脱颖而出?”

2016-05-14 – 芝加哥侨报週末

/
/
/

  (侨报记者萧芸芝加哥编译报导)美国知名华埠如纽约、旧金山、波士顿和费城皆因贵族化(Gentrification)和文化转移等因素,而造成人口萎缩,但芝加哥唐人街不但没有凋零,且反其道而行,从1912年起,华埠範围从永活街和舍麦街不断向外扩张,不但是全美各大唐人街面临窘境下的一个罕见例外,而且专家们认为,芝加哥未来将成为全美中国城的模範。

 唐人街语言沟通不受限

早期移民林秀凤(Sau Fung Lam)(音译)於1990年代从中国移民到芝加哥,林秀凤说她在24年前来到芝加哥时,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杂货店买苹果,不谙英语的她,因为语言不通,只好鸡同鸭讲、比手划脚。结果,店主递给了她一颗洋葱。

林秀凤说,当时的华埠多半使用英语沟通,但发展至今,据统计,中国城有百分之65的居民出生在美国以外的国家,而林秀凤现在可以在中国城用中文自在的与人沟通,因为多半商家、餐馆和机构都能使用包括广东话在内的两种语言。

华埠更好团结联盟主席陈增华说,百年前华埠从市区的瓦巴西(Wabash)大街迁徙到现在的地区,脱离了市区空间狭隘的限制,给了中国城一个很好向外发展的契机。

论坛报指出,芝城华埠侨领认为华裔对“地域”有一种归属感,他们不愿意搬离中国城,即使迁移,他们还是会选择将房子卖给中国人。

芝加哥华埠全美一枝独秀

在2000年和2010年之间,中国城的人口增长了24% 及亚裔人口增长了30%,亚裔几乎占了附近邻里90%的人口比例。根据美国2010年人口普查,有10%生於海外,而住在中国城的人口是在过去3年内移民到芝加哥唐人街,这和纽约、旧金山的“移民不再”现象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。

走进永活街“天下为公”的牌坊,你可以发现在饮茶酒楼内聚集著许多中国年轻专业人士,华裔儿童嬉戏的身影,甚至可听见从糕饼店结帐台的後边传来华语电视剧的声音。现年81岁的林秀凤依旧不懂英语,但也能在唐人街生活,她的悠閒日子可以从名轩餐厅饮茶开始,再到香港超市买个美味萝蔔糕,然後週叁和她的姐妹们度过合唱团的快乐时光。

林女士透过社工翻译向芝加哥论坛报表示;“我从来没想过芝加哥的唐人街会消失”,“如果真的发生了,那我的日子将会非常辛苦!”

可喜的是,芝加哥唐人街将不追随其他华埠凋零的脚步,据论坛报称,芝加哥唐人街正在逐步扩张,周边环境有更多华裔家庭湧入,2009年至2013年间,桥港区的华裔家庭从26%增加至35%,而麦金利公园区的亚裔人数也从8%增加至17%。

有鑑於其它传统唐人街的凋零,芝加哥都市计划和地方团体加快对唐人街的投资改善,而这也是促进华埠繁荣的原因。芝加哥大都会计划中心於2013年力促公共教育和耆老照护以保存唐人街的风貌,同时也更新交通结构和建立社区公园。

同年8月,芝加哥市府斥资1千9百万在南永活街成立崭新风貌的图书馆,这座椭圆形式的图书馆结合了现代建築和都市文明的优点,每日吸引约1500名民众造访,其中不乏许多以中文为母语的民众前来学习图书馆提供的英文课程。

尤其是今年叁月,马静宜以第一位华人身份赢得伊州第二选区的州众议员初选,为华人改写了竞选历史,马静宜有望成为在伊州州议会任职的第一个华裔美国人。“移民法的改变,使更多移民获得投票权,而人口增加的同时,也意味著更多代表性”马静宜说。

凋零的中国城

至於一些规模较小的中国城如华盛顿特区,已经缩小到仅以一个牌坊,象徵性的代表中国城的存在。而就连大型中国城如纽约、旧金山也难逃日渐萎缩的命运。

自从1882年排华法案(Chinese Exclusion Act)成立後,有了最早中国城的出现。杜鲁门州立大学(Truman State College) 历史学教授令狐平解释,该法案禁止中国劳工移民美国,虽然商贾、学者不在限制之列,但当时的华裔移民在美国生活遭受暴力的种族主义和歧视,在无法融入美国社会和经济结构,也无法回到祖国的情况下,只好依附“唐人街”而生存。

儘管排华法案於1943年被废除,但每年只有105个新签入境的配额,而且当时还不准拥有个人资产。直到1965年,约翰逊总统签署了移民和国籍法,歧视移民的法令最终被解除,在之後的数十年,美国华裔人口顺势猛涨,特别是纽约曼哈顿和旧金山。而随著经济繁荣,唐人街的各行各业,尤其是餐馆业更加繁荣,已经被视为旅遊的目的地。

唐人街过去常被定位於针对不懂英语、无特殊一技之长的贫困移民,但是现状已经逐渐改变。

芝加哥唐人街逐渐扩张

芝加哥唐人街和纽约、旧金山唐人街不同之处在於,芝加哥没有紧俏的住屋需求,而且芝加哥保有中华文化的特色,吸引了更多亚裔和非亚裔遊客前来观光。

62岁的王南茜(Nancy Wong)於1988年移民芝加哥後,在靠近亚珠街开了一家花店,她相信在唐人街的所有相关移民服务,包括老人公寓、就职训练和英文班将使华埠更适宜人居。而且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住在中国城,为的就是学习中文。

华谘处总裁黄罗瑞雄提到,就算中国城有不同的新式公寓出现,但在芝加哥华埠还不见贵族化趋势,目前中国城还是以华裔为主。

从2000年至2010年间,芝加哥中国城的人口不断上升,亚裔人数从4969人增至6447人。唐人街的基础设施包括公园、道路修整、图书馆和谭继平社区活动中心一一开幕,为华埠居民带来更好的生存空间。

不过,重要的是华埠居民强调,希望在中国城能有一所优质高中,唐人街附近的两所公立高中Tilden和Wendell Phillips Academy,因为不符期望,华裔的入学率偏低,仅有1.7%和0.4%。

目前都市计划提出延伸16街以北在中国城北端的62英亩社区计划,25区区长苏礼士表示,“这片土地将混合商用和住宅,而新的高中也可望在此建立”,“中国城的华裔居民不需迁徙,而是从中国城向外扩张壮大。”

(图片来自芝加哥论坛报)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